燕北长崎

蓝翔毕业,管挖不管填

记梗【厨神争霸(bushi】

主播梗,双up主设定(魏管家/白厨神~白大神)

魏,甜品大师,什么甜品都会做,但是比较钟爱各式欧包。坚持手揉和手动打发。发视频的频率很随意但总的来说算得上频繁。视频中只出镜过一双非常漂亮的手,从不出声讲解,只是打上寥寥几句的字幕,字数不多但是要点都讲的很清楚。微博也只是简单的贴出了甜品的配方,偶尔分享几首歌,并没有太多关于自身的内容,粉丝留言问题都会回答,沙发还会有么么哒奖励。

现实是一家私人订制甜品师(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职业…),每天的工作就是设计一些新的甜品。虽然工作时间做的多是花里胡哨的甜品巴拉巴拉,但是小魏本人相当喜欢简单吃着又相当满足的食物,比如欧包。在网上投稿纯粹是一时兴起,看到有人喜欢也就坚持了下来。

没有孤儿设定,小魏做厨师算是家传,父亲是中餐大厨,母亲是西点大师,两个人打打闹闹一辈子,都觉得自己的厨艺更胜一筹,所以小时候的魏被父母的厨艺比拼喂成了个小胖子。青春期的小魏看着比了半辈子也没分出胜负的父母突然有点头疼,每天被这么变着花样喂吃的也不是办法,所以提出让他们两个人都把一身本事交给自己,然后自己做饭让他们俩来评比,三人都觉得这个主意棒呆了。

小魏同学从小就在厨房待着,耳濡目染了太多的手法,本来做饭就有模有样的,现在有了两人的指导学起来更是进步飞快。于是,在小魏二十四岁生日那天,老两口给他留下一张纸条就快乐的去旅游了,留下绞尽脑汁才端出两盘满意的菜式的小魏一脸懵逼。

白,中餐大厨,尤其擅长面食。喜欢花一整天熬汤头或者炒酱料。每次发视频都是粉丝们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被称为季更型选手。虽然更新不勤快,但每次的视频都很精致,粉丝爱称“King of Zuozuo”。

起初的视频ID就是大大咧咧的白大神,而最开始的粉丝就是被这个名字吸引过来的。(设定白大神这个名字的含义类似思聪,人尽皆知的全国第一富二代)

虽然是个美食up,但是每次直播都是打游戏。

没有校园暴力设定,白就是一个有一点点骄纵的富二代,正经和老师傅学的手艺。他只要不去黄赌毒,他干啥他爹白首富也懒得管,反正随便他干什么这辈子都吃喝不愁。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让他俩搞上。

记梗【梦中情人】

魏了爱:缘分天空婚介所首席红娘,见习爱神

白梦想:白日梦公司首席圆梦师

王科学:白日梦公司首席科学家

蓉瑜伽:王科学追求对象,有名的瑜伽教练

王科学宣称他研发出了一款可以构建出完全符合你要求的完美梦中情人的机器。

白梦想被王科学叫到了开发工作室,他到达时却发现王科学并不在,屋子中央的机器正运行着,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构建你的完美情人”,有些歪扭的字迹一看就是王科学的。

虽然主人不在,但是白梦想动了动他聪明的小脑袋瓜就猜到王科学一定是要自己帮他试试这个机器,毕竟这个弟弟关心自己的感情生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是叨叨自己是个注孤生,以后要是没人愿意要可怎么办。

白梦想半蒙半猜的完成了采样,构建伴侣的进度条走得很慢,于是白梦想就悠哉悠哉地去泡了杯咖啡,回来的路上被一声巨响吓了一跳,生怕自己闯祸了的白梦想赶紧跑回了工作室。看到那个看着很贵的机器已经成了一堆碎片,废铁之上还躺着一个男人。被自己闯大祸了搞得有些眩晕的白梦想以为这就是自己构建的理想伴侣,把他独自留下的话,白梦想怕他被自己公司的那帮科学疯子拿去研究了,于是半拖半拽的把人带回了自己的休息室。(毕竟是自己搞出的第一条人命)

醒来后的男人(果然)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白梦想出于父爱决定把这个人养在自己家里。晚上,当白梦想和这个人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想起来一个问题,自己的理想伴侣,为什么是个男人???

然后就是鸡飞狗跳的同居生活了,小魏被白梦想带进公司做临时工(前台接待),因为笑起来又软又甜,男女老少通杀,连带着白梦想的业绩都好了一些。

其实魏是是实习爱神,平时靠爱情来提供能量,这次是临时加班能量耗尽,才半道从天上掉下来正巧砸在了白梦想眼前,还狗血的失忆了。(有能量的爱神是不可见不可及的,掉到屋里的时候彻底没电,才砸在了这层)

在相处过程中两人相爱,小魏的能量也就被自给自足的充满了,顺利恢复记忆然后这个心大的就跑回去述职了,白梦想回家找不到魏了爱,以为是到了时限,回去找王科学要他把那台机器借给自己。然而王科学说,哪有什么理想伴侣生成器,那只不过是他为了知道蓉瑜伽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才编造出来的。

ojbk,所以那个在老子这里蹭吃蹭喝蹭睡好几个月的混蛋到底是哪冒出来的???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魏白】他是龙AU

龙 撒贝宁 魏大勋    女巫 鬼鬼

人 何炅    白敬亭            王鸥



  1. 在美丽的芒果王国中,流传着恶龙的传说

  2. 在传说中,恶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教堂的甄主教告诉人民,必须定期献上纯洁的少女作为恶龙的新娘才能免遭苦难

  3. 这样的祭祀持续了很久,而那些被献去的女孩儿们也再也没有回来

  4. 芒果国的人民就一直默默承受着无时无刻来自恶龙的威胁

  5. 直到一位勇士出现

  6. 他叫何炅,他为了拯救王国,为了保护他所爱的人们而踏上讨伐恶龙的征途

  7. 他成功了,恶龙再也没有出现过

  8. 但遗憾的是,他也没能再回来

  9. 人们为他哀悼,感激他为他们换来的和平,生活还是要继续

  10. 国王给那位勇士的弟弟公爵的爵位,人们把原来祭祀时的仪式改为婚礼的习俗,把召唤恶龙来的龙之歌改为婚礼上的赞歌

  11.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当然是为了纪念那位勇士,唯有无惧于恶龙的新郎才能证明他对新娘的爱

  12. 某天,芒果国的公爵家的长女要出嫁了,她的伴侣按照习俗在婚礼上唱起了龙之歌

  13. 问题是,这次,真的有龙来了

  14. 看个头和原来还不是同一只,这个更大只,看上去更凶残的样子

  15. 巨龙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公爵又消失不见

  16. 好了,以上都是芒果国吃瓜群众视角,下面来说点不一样的

  17. 撒贝宁和魏大勋是唯二的龙,兄弟俩在龙岛上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18. 撒贝宁是一条戏多又闹腾的龙,没事儿就喜欢出去浪一圈

  19. 问题是这货不喜欢化形还爱吓唬人,有的时候玩得嗨了没个分寸

  20. 于是有了恶龙祸世的传说

  21. 魏大勋就不一样了,这是条宅龙,没事就爱在家窝着,摆弄摆弄哥哥带回来的花花草草小玩意儿

  22. 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巫闯进了他家

  23. “!!!???你是谁你要干嘛我不是那种龙”

  24. 来找撒贝宁的鬼鬼表示这一定不是她认识的那条混账龙,这条看上去有点软

  25. 于是鬼鬼就很愉快的住下了,每天调戏调戏这条从心龙,顺便等撒贝宁浪完这一圈回来

  26. 撒贝宁回来后,和鬼鬼讨论了很久,关于怎么套路何炅王鸥兄妹俩,魏大勋表示你们这样追老婆不怕遭报应吗

  27. 撒鬼两人表示,拐到了就是一家人了,还分得那么清楚干什么

  28. 鬼鬼走的之前缠着撒贝宁教了她一个能召唤龙的咒语

  29. 嗯,没错,就是那个龙之歌

  30. 撒贝宁真的没吃那些被愚蠢的人类献祭来的女孩子们,他是一条有绅士风度的龙

  31. 女孩儿们表示龙岛上的环境不错,没有那些不拿她们当人看的父母,还有一个幽默风趣的帅哥陪伴,为什么要回去

  32. 当初气势汹汹来屠龙的何老师一脸懵逼的被龙和女孩子们接待了几天,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并愉快的住了下来

  33. 魏大勋表示他是龙岛上地位最低的,委屈巴巴,何老师同情的揉了揉小可怜儿的头,然后无视他的挣扎把他推进女孩子堆儿里,换出了乐不思蜀的撒贝闹

  34. 那天之后撒贝宁就和何炅签订了契约成为了一条有家室的正经龙,不能和女孩子玩闹了,于是折腾魏大勋成了他唯一的娱乐项目

  35. 被哥哥嫂子晃得眼睛疼眼睛疼的魏大勋表示他也想要属于他的骑士

  36. 善解人意的何老师在龙之歌想起的时候把魏大勋踹出了洞穴,还好心的告诉他“记得抓你觉得好看的那个”

  37. 魏大勋千里迢迢费劲吧啦地飞到了地方之后看见了两个人,他毫不犹豫的抓走了那个一脸性冷淡的

  38. 废话,岛上已经有俩每天都在秀恩爱晃他眼睛的了,再抓过去新的干什么?

  39. 鬼鬼表示撒何家养出来的龙就是靠谱,这配合,还有谁

  40. 开开心心的挽着自己的新娘迈进了婚姻的殿堂,开始了美好的二人世界,再也没有光芒万丈而不自知的人了,鬼鬼美滋滋

  41. 岛上,公爵白敬亭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冷静的扒了一根香蕉,然后在魏大勋伸出手轻轻摸了他一下之后,躺下了

  42. “何老师我现在把他送回去还来得及吗,我害怕”魏大勋吓得伸出了他的小翅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心,同框同框

…写正经的东西好难,我为啥要这么折磨我自己😂😂😂

【双北】世无英雄

…本来只是想写这样一个小片段,但是脑了一个设定出来,有点想写○| ̄|_

嘛,就是先丢上来存个档


灰头土脸的撒贝宁靠在脏兮兮的墙壁上,对着那个闪烁着红灯的通讯器和炸弹上的电子计时器认真的思考。
它快要没电了,大概只够再帮他传递一两句简短的遗言,而且它时断时续的信号并不能保证一定把这句话传达给那个人。所以,他一定要好好的想一想,他最想对那人说的,是什么。

想到那个人,撒贝宁的心就化成一片柔软。
何老师,你的以后会特别好的,真的,我保证。
你会有一个你心目中的家。
你会有温婉可人的恩爱妻子为你洗手作羹汤,她一定有你曾向我描述过的每一个你喜欢的样子;
你会有活泼可爱的好动孩子与你对坐谈梦想,他一定有一双像你一样藏着寰宇星辰的美好眼眸;
你会长命百岁,无痛无苦,事事无忧。

你有我能想象的最苦难动荡的过去,所以我愿意尽我的所有换你一个最平安喜乐的未来。

——我会和何炅在一起吗。
——我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我怎么会喜欢他。

——我能和何炅在一起吗。
——我怎么能和他在一起。
——我怎么能喜欢他。

“…何老师啊…你怎么,怎么能这么好呢…”
他向来是个话多不时闲的人,只是那张能言善道的嘴里从来不肯说出何炅最想听到的那句话。

我把我这颗心交给你,你无须小心安放,也无需一心呵护,我只愿在你之后的漫漫人生中还能有片缕时间能回想起我,就足够了。

00:10

00:09

00:08
00:07
00:06
00:05
00:04
00:03

00:02

00:01
“何老师,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撒贝宁看着炸弹上马上归零的数字笑得阳光灿烂,眼睛亮晶晶的,开心得像是一个马上就要得到想要玩具的孩子。

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除非你就是为了OOC

江若虚:

强排第5第6和第9!让他们智商上线智商上线,不要让二三十的汉子们表现的跟未经人事的小学生似的简直没眼看【捂脸】


极光之谣:



啊,真是说出了我想说的。




Anttna:







待补充








此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还有许多吐槽和黑泥,且主要针对欧美slash同人。若有补充及疑惑请尽管留下评论。
















1.不论是正剧还是恶搞,都不要使用当下流行的网络词汇,例如:shenmegui,duang,千万匹草泥马奔过,etc。








·你的CP里肯定不会有人知道“duang”的意思,也会不知道“shenmegui”是shenmegui。








·使用了这些网络词汇的同人文就会变成一篇13岁初中女生的二次元日志。别,求你别觉得这很有趣。
















2.再好的文笔再贴切原著的描述,配上离奇的AU或crossover都会显得万分惊悚。例如欧美同人配上乡村AU,日本动漫crossover欧美影视。








·感受一下一个金发碧眼的欧美汉子操着一口东北话喂猪的场景。








·怎么解决语言问题。
















3.慎用拟声词,尤其在肉里。








·“呀”:肉文里少用,不然会显得娘炮且娇嗔。








·“呜”:描写哭泣就直接写他怎么哭,哽咽用一个“呜”也足够;“呜呜呜”是火车鸣笛。








·“嘤”:不要用!








·“嗷”:用好了是轻松,用不好是卖萌








·肉文中使用适当的拟声词可以起到提升情色度的作用,但用多了会对画面感打折扣,并且会变得搞笑。
















4.ABO不适用于每一个作品的同人。








·发情的Alpha是找个洞就能日的种马,你喜欢的角色不是;发情的Omega是来根杰包就能高潮的荡(嘤)妇,你喜欢的角色不是。








·有很多种让他们滚上床的途径,ABO并非最好的那一个。基于原作背景的同人文才最不容易OOC,事实上ABO是最容易OOC的那个。








·让每一个Omega长点智商,20/30/40年了,是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出现忘记自己发情期的情况。








·不会写PWP就多练习,ABO不是捷径。
















5.让角色的智商上线。








·写完之后仔细思考一下,一个成年人会不会这么做。如果不会,请删掉。








·可爱≠弱智
















6.NO夸张








·再有魅力也做不到抛一个媚眼就有一大群人对你回送秋波。








·其实只要作者和角色的智商集体上线这条就可以无视了。
















7.千万别在文章里吐槽。例如,作者的OS、【。、(译者吐槽)、(某X:)、作者和角色互动,etc








·想象一下说着话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某Ant吐槽:汗)








·只有晋江文学和红袖添香等文站还在使用这种格式。
















8.同人作品中不需要过多的外貌描写,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9.写啪啪啪时,先默念20遍“他们是男人他们是男人他们是男人”。








·这一条我没有办法拯救,但要记住他们是个男人而不是什么小媚娃或小处女。
















10.并不是每一部作品都偏要拉出一对基佬才行。








·适度拉郎益身,过度拉郎催吐。








·伏地魔X王宝强。
















待续。
















其实,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不要随心所欲地创作。就算是原创也要拘束自己的脑洞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更何况是同人呢?有的人乐意接受这样的“恶搞”作品,有的人不。所有写同人的作者都应该遵循“不,不OOC,我们不OOC”的原则,这是一种对原作和读者的尊重。